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人生在世,日月飄飛,難以面對時光不停的流動,使我在無比珍惜無比困惑中越來越明白,不是所有的失去會是未來的新生,所有的擁有能永久的收藏。況且,一時的錯過未必終生遺憾,而在空虛之後,也許是更為深邃更為豐厚的發現。 那些陽光翻開書頁的日子,沾著馨香的晨風吹了遠方的故事,眼裡便有了綠葉和蟬鳴,雪峰和海洋,可以飛過別人的世界感受寂寞咀嚼精彩,踩著露珠去遊歷未來的美好,而內心不掛一絲陰影;在月光撫醒自己的時候,盤膝靜坐,能真誠的擁有盛開的瞬間,又是多麼空靈,多麼樸素,多麼自然的註釋了生命的願望;在歌升淚落的瞬間,情感的器皿充盈滿溢,那些豐盈的詩情,被衝擊起一朵朵鑲了銀邊的浪花,睫毛擋住了幻想,也舉直一生的愛慕和信仰。 在別人眼裡,孤燈黃卷,我的生活是過於孤寂了。獨自面壁,像一莖瘦草仰望無邊湛藍的天空,投影著本來生命原色的真實。我要在沉靜中努力,黑夜一樣的漫無邊際的無眠,猶如燈光下的頭髮悄無聲息的生長,只有頭顱裡相互碰擊的聲音響在耳際。碩大的書房冷冷地露出了石塊般的陰影,以一種殘缺的內容暗示著自己的現狀,深深淺淺的,當水花一樣灑在暗紫色的桌面上,立刻用千變萬化的圖案而存在。我沒有忘記自己,有過自卑,也送遠了虛偽,而說出語言,只有自己聽見。最初的付出遭到冷落後,整個身心空空蕩蕩的,真正知道深夜夢迴的無奈。懷疑與自責,困頓與遐想,悍守與躲避,開始與幻滅,一顆脆弱的心恰似海面上的舟船,需要的,不僅擊浪穿濤的征帆,更是一盞盞看似沉默的航燈,去照亮未知的道路。 沒有清晰的思辨,沒有敘述的昇華,沒有文學的氛圍,沒有土地的依仗,只能是一種無根的漂流,要知道,任何作品都是一唱三詠的血淚史;那怕三五成行的短詩,背後也有一片汪洋的人生。 在平淡的生活中,去築建一處心靈的牧場,精神的家園,取之世俗的煎逼。那麼,有些隱痛不必傾訴,一些癡迷足夠忘了自己,擁有與失去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生命的存在,心與心的依托,比什麼都好。 淡淡的燈光下,桌面上的鋼筆依舊閃動雅致的光澤,我看到了時光的遷徒。我不敢有絲毫的倦怠,也說不出幸運與感激,正如回望一段觸目驚心的來程,重新交出與需要忘記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