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一個不期而遇的巧合,成就一段銘心刻骨的愛戀…… 一個美麗絢爛的邂逅,變成今生你我永久的回憶…… 在每一個無所事事的午後,我只能默默的瀏覽著別人的傷情之作,原本已經非常壓抑的心,此刻變得更加壓抑了,忍不住,還是潮濕了雙眼。伸手握住一顆晶瑩剔透的冰涼在手心,折射出我心碎的容顏,曾經戲言要把珍珠種在你肩頭的願望再也不能實現,我知道,你我的歸宿,只能是用手心這顆冰涼來結束……. 那天,我獨自一個人抱著一疊參考書走在滿是蕭條的小路上,偶爾身邊走過陽光女孩兒,歡快的語調稍微感染了冰涼的心,雖然陽光很明媚,我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因為我生來就很畏寒,我呵了口氣,想暖暖自己冰涼的手,可是卻變成了薄薄的一層水霧,淡淡的覆蓋在我手背上,一片枯葉沒有辦法接受樹的挽留卻不得不迎接風的追求,從我眼角滑過一個淒美的弧線,最終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就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蹲下身子,傻傻的盯著這片或許還殘留著愛情的溫度的葉子,忘記了手中的參考書,不知何時卻散落了一地。 「葉子的離開,是因為的樹的不挽留,還是風的追求?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辯證話題,據我所知,目前還沒有一個比較客觀的說法來解釋,唯一不變的事實就是,現在已經是深秋了,它不得不離開,因為高處不勝寒,它是勇敢的,因為它找到了自己的最愛,不過這也只是一個方面而已,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世間萬物,都有一定的規律和節令,如同春天花會開,夏天鳥會歡,冬天雪會飄一樣,所以,葉子選擇了把自己生命裡最燦爛的時光奉獻了出來,在收穫的季節飄落,這也是最自然不過的自然現象了,而你,也應該多加一件衣服……」一個高大影子覆蓋在我嬌小的影子上,帶著些許淡淡暖意的聲音從頭頂緩緩傳來,抬起頭來,我看見了那雙清澈的眼神,是那麼的專著那麼的明亮,他眼瞳裡的我,這一刻,冰雪好像已經悄悄開始在融化了。 「葉子的離開,不是因為樹的不挽留,也不是因為風的追求,而是因為葉子嚮往自由,所以你看,它既不留在枝頭,也不隨風逐流,而是落在地上,因為它知道,只有大地一樣情懷的愛,才是它的歸宿……」我含笑俏皮的說完,看著他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忍不住眨了眨眼。 「呵呵……咱們中文系的才女,就是名不虛傳,這樣一個難解的題就讓你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雖然說解法少了一些陽剛之氣節,多了幾許柔美之牽袢,卻也不失辯證的另外一面,盡顯風流述心聲啊。」 聽見他這樣一說,兩朵紅雲悄悄的綻放在臉龐,一時之間,平時能言善辯的我,在他那雙清澈的大眼裡,嬌羞暗暗盈袖,那時節,秋風正涼。 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這時間突然湧上心頭,心中不聽的在思考一個問題:他是誰?他怎麼知道我是在思考樹、葉輿風之間的感情呢?看著他的眼睛,想要讀出答案,可是,那眼光太深邃太柔情,我幾乎都快看不見自己了。慌忙中,藉以撿書來掩蓋自己的慌亂。 他的手,很寬厚,也很白,指甲修剪的整整齊齊,這是一雙很有藝術風格的手,也一定是一雙非常勤勞的手。啊……不經意間,他的手,碰到了我的手,心跳忽然快了一拍,抬頭悄悄看看他的臉,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也是那樣的紅,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甚至也忘記了我的面前有一個還不認識的他,不由得笑了出來,從來沒有看見過男孩子臉紅,今天還是第一次看見。 「柯馨婷,本來就已經是很柔美的名字,書香氣十足,原來以為,名字美,人美,沒想到連字都是這樣的美,纖秀中不失蒼勁,灑脫中更顯飄逸……。」原來是他看見了參考書封面上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信手寫在角落裡的我的名字了。 「你就別取笑我了,老是挑好聽的說,做人要誠懇一點的好,別老是一個勁兒的說人家的好,你就不怕我很不好意思麼?」看著他原本白皙俊俏的臉,我忍不住要酸他幾句。 「沒有,不是,我是說真的,雖然我早就知道你寫的一手好字,可是從來沒有親眼見過,今天看見了,我是說出我自己真實的看法,真的沒有要故意奉承你的意思,如果說我的直言有冒犯的話,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呵呵……行了,我只是隨便說了一句,你就解釋這麼多,真的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何況我又沒有真的要責怪你的意思,再說了你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我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習慣了。喂,你幹嗎要臉紅啊?不過你臉紅的樣子真可愛。」看見他急的臉紅了,拚命解釋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啊?我……我……你別笑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叫林宜峰,是計算機系的。」 「我很早就聽過你的名字,你在程序開發這方面很有潛力,你很早就能夠自己編寫程序了,在你剛進學校那一年,你發現以前我們校政委編寫的新生微機教學參考習題裡面有一道習題編寫邏輯錯誤,當時你沒有反應給課代表,而是自己一個人研究了一個通宵,改了一些代碼後才告訴教授,後來工會一致討論認定,讓那道題後來變成了計算器系新生入學測試必考的試題,還有,你的FLASH也做的相當好,去年校慶的時候,你的那個>做的非常好,我有收藏的,說真的,你很適合在這個領域發展,因為你總能想到一些別人想不到的……」 「沒有了,那些都是偶爾做出來,我的重點不是這個,我只是想現在先打好基礎,以後想自己從事高級編程工作,因為我覺得IT行業在未來的世界裡,一定是社會經濟的主流,信息時代總是瞬息萬變的,在這樣的領域裡面,我覺得自己一定會很充實,也很有動力……」看著他神采飛揚的臉,我沉醉了,在這樣一個氛圍裡,已經很少看見這樣有上進心的男孩子了,心裡對他的好感,不由的又暗暗增添了幾分。 就這樣,跟身邊的他走在滿是落葉的小徑上,聽他說他對未來的嚮往,他也同我一起遨遊在李清照的憂傷裡。不知何時,我和他已經走出了枯黃隨風逝的小道,陽光灑落在他的臉上,白皙中透出一點粉紅,長長的睫毛含笑的眼,我的心,驀然間沉淪在那雙清澈的明亮裡。低下頭,不知何時,我的手已在他的手心了,身上,感覺出從未有過的溫暖,從他指間傳來的溫柔,散發到四肢百骸,就這樣,在這個深秋的午後,我們徹底的在彼此的手心裡沉淪了自己,葉子飄落的瞬間,在我就要邁過第二十六個中秋節的時候,我收穫了愛情,不為別的,只為他能讀懂葉子的心…… 從此後,在煩悶的校園生活裡,多了一個可以讓我牽掛的他。 從此後,在我不辨色彩的眼裡,多了兩道脈脈含情笑的流芳。 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圖書室和校園的小樹林裡渡過的,我們一起遨遊在知識的海洋裡,忘記了身份,忘記了年齡,忘記了世界,因為,我的眼裡只有他,而他,也亦然。 那一天,宜峰有課,他上課去了,我獨自一個人在他寢室的計算機上看>,當看到李甲嫌棄十娘曾經是個藝妓,不念夫妻感情而為了五千兩銀子把十娘轉賣給同窗好友時,看著十娘傷心欲絕的臉,忍不住哭出聲來,當十娘站在甲板上怒沉百寶箱的時候,我依稀聽見十娘心碎的哭喊:郎君啊,你怎忍心對我十娘如此,生既不能侍君,死有何憾?眼看著十娘跳進滾滾長江,我摀住臉,讓眼淚放任自流……不知過了多久,我感到陣陣溫暖傳來,原來不知道宜峰什麼時候回來了,攬我在懷,溫柔的替我拭去殘留在臉龐的淚痕,萬般憐愛的說:「李甲和十娘的故事僅僅只是反映了封建社會底層人民粗俗的本質、糜爛的生活和迂腐的階級觀念,以及文人雅士多風流的故事,但這始終只是一個故事而已,再說了,十娘雖然是癡,李甲固然也有錯,可是她也不該老是懷疑李甲啊,還利用十兩對她的姐妹情分而要求十兩去試探李甲,是李甲的錯?是十娘的錯?還是社會的錯?對我們來說,那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只要你開心快樂就行了。你呀,還是這般的多愁善感……」說完,伸出食指,在我的鼻子上輕輕的刮了過去。依在宜峰的懷裡,體會著他的心跳。男性的氣息越來越濃,微濕而溫熱的唇覆蓋了我的,這輕輕的一吻,是這樣的讓我心動,也是這樣的讓我感動,因為,在這一刻,我已深深明白了宜峰的心。 那晚,依在宜峰的懷裡,聽宜峰輕輕的說:每個女孩都曾經是一個無淚的天使,當她遇到了所愛的男人就有了眼淚,天使墜落人間變成了女孩兒,所以男孩一定不可以辜負女孩,因為她為了自己所愛的人,甘願放棄整個天堂…… 我幸福的笑了,我拉起宜峰的手,在仞峰的手心慎重的寫下我愛你這三個字,在宜峰的耳邊輕輕的說出我的承諾:峰,雖然你的過去我沒來得及參與,可是,你的未來,我一定會陪你走過…… 宜峰的熱淚滴進了我的眼裡,我知道,今生,我認定他了。 有了宜峰的照顧,我的生活變得規律了很多,再也沒有只顧著看書忘了吃飯的事情發生了,我笑著對峰說,你不能太寵我了,這樣我會驕傲的,也會變懶惰的,要是我以後變得懶惰了嫁不出去了,就賴定你一輩子了。仞峰總是笑笑說,這樣可不行,那樣我可不要你了,因為你變豬頭就不可愛了,呵呵……每當宜峰說到這裡,他的耳朵已經被我揪的好長了,我故意裝著很凶的樣子說,哼,你竟然敢不要我,好,那我嫁別人去。然後鬆開他的耳朵,跳到床上打開窗戶對外大喊:喂,你們誰要娶豬啊……還沒說完,就已經被宜峰那雙白皙有力的大手拖下床摀住我的嘴巴,還迫不及待的高喊,我要豬,我娶我家的豬,誰都不可以搶我家的豬……每每這時,我躺在宜峰的懷裡早已經笑的沒有了力氣,忽閃著大眼睛看著宜峰氣急敗壞的樣子,因為他知道他又一次被我捉弄了。呵呵……仞峰也明明知道我是故意整他的,他還老實巴交的配合的這麼默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再捉弄他了。 轉眼間,冬去春來,我和宜峰的愛情經過了嚴寒的考驗,終於迎來了春暖花開。 流螢三月,彷彿今年的夏天來的格外的早,校園裡面滿是五顏六色的鶯鶯燕燕,而我已無心欣賞這些了,因為我要忙著準備畢業論文了,整天待在圖書室裡,爭取寫出有水準的畢業論文來,畢竟這是最後一次交作業了,交了論文以後,等拿到證書以後,就離開了自己的學生生涯了,只是宜峰他還有兩年才可以畢業,這個問題也困擾了我們很久很久。 人常說曇花美,可是曇花的美麗總是在剎那間,雖然美的炫目,可是卻那樣淒慘,因為,在人們都還沒來得及欣賞它的美麗時,它的生命就已經走了盡頭,如同我和宜峰的愛情一樣。 當我們懷著萬分喜悅和滿是期待的心計劃好了未來,我畢業了先在這個城市找份工作暫時安頓下來,等宜峰畢業後就回到他家鄉的那個小城過屬於我們自己的生活,同時也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雙方父母,從此,我們的生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父母堅決反對我嫁去宜峰家,而宜峰的父母也拒絕接受我成為他們家中的一員,原因很簡單,我們都是獨生子女。我的父母不願意我在他們晚年了還不在他們身邊,更怕我去了宜峰家會受苦受累,而宜峰的父母也同樣不能接受我這樣一個外地女子做兒媳,同樣的也不能接受晚年時宜峰還是不能常侍奉在身邊的現實,就這樣,我們的愛情再次受到嚴峻的考驗,而我們,早已在父母的眼淚和聲聲勸導中淹沒了自己。 父母親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催我回天津,我說畢業證書還沒拿到,晚點再回家,然而隔天我的父親就出現在了校門外,就這樣,我都還沒來不及跟宜峰說上一句等我的話,就被父親帶離了廈門。 回到久別的家中,母親淳淳勸導,希望我能夠放下這段在他們認為是沒有結果的愛情,可是,他們又怎麼能夠知道又怎麼能夠體會我失了心的痛楚呢?我默默的流淚默默的反抗著,我知道,因為宜峰還在等著我回去。 就這樣僵持了一個星期,母親經不起我的苦苦哀求,終於答應我再去廈門看看我最愛的人,當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宜峰的時候,我們捧著電話哭了一個晚上,同時也決定了為自己自私一次,宜峰囑咐我來的時候一定不要忘記了帶身份證,只要能夠熬到他畢業,我們馬上就結婚,也許多年以後,當我們帶著自己的兒女侍奉四位老人歡聚一堂時,只要他們看見我們生活的幸福了,應該會原諒我們今天的決定和自私。就這樣,懷著激動的心情再次踏上了開往那個有我愛人的城市的列車。 終於到站了,宜峰說他還沒下課,讓我自己一個人先在車站等30分鐘,等他下了課馬上就來,我知道,我的幸福離我越來越近了,我彷彿已經聽見了幸福的腳步聲,彷彿也聽見了教堂裡他慎重的對著牧師說「我願意」的誓言…… 我等不及了,提著簡單的行囊朝著學校的方向急急走去。這些天我不在他的身邊,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他的白襯衣上面沒有我指間的溫柔,他一定會睡不著的……就這樣幸福的想著,這段時間陰暗的心情一掃而空,耳邊的汽笛聲也變得分外悅耳,腳下的步子也越來越輕快了。 突然,我聽見有人在叫我,我知道那是宜峰的聲應,這時候他還沒下課,應該是他中途逃課來接我了,隔著車水馬龍的大街,我忘記了地點,丟下行李朝他跑了過去,宜峰張開雙臂等我,臉上的笑容還是那樣的溢滿了愛憐…… 「不要啊……」一陣撕心裂肺的聲音貫徹雲霄,這是我最後聽見的聲音。 慢慢的,我的身體變的很輕很輕,飄上了天空,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背上長出了一對潔白的翅膀。我看見大街正中,圍繞了很多人,飄近一點看去,我看見了我身前的小轎車,看見了 宜峰淚流不止的臉,也看見了他懷裡的我,地上流淌著鮮紅的液體,就連那件宜峰最喜歡看我穿的白色連衣裙上也盛開了大朵大朵妖艷的紅,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痛楚,宜峰胸前,融化了我的最後一顆晶瑩,卻是已經沒有了溫度。 那一刻,我知道我回歸到了原來的位置,我成了天使,我沒有感覺到痛楚,因為我發現原本在我胸膛裡跳動的那顆心不見了,再放眼看去,原來,它在宜峰的手心正跳動的歡快,金黃色的槐花飄飄灑灑的落下,如同婚禮上那點點彩色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