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四月匆匆,春深處,弦上夢憶。蘭鬧枝頭,彌撒淡淡幽香。 縷縷陽光,雨露一剪枯枝嫩葉。那些恩澤爍爍,明媚了涵的芳菲。 僅以此文獻給哺育涵成長的博客圈和可敬之人! 花開四月,輕輕穿行夢徑 是夜,樓外漆黑洞穿,炯深難度。萬物,遁離晝天繁華,漸漸歸於平靜。北斗,懸掛頭頂那片天,聚神凝望,仿若黑幕鑲嵌幾顆爍爍閃亮的珍珠,璀璨不減。此般景第,依稀多時不曾,一任思緒縈迴翻捲,在異地他鄉的春夜,心,純白空靈,往日糾葛的塵喧煩憂,屏蔽在居住的城池。清幽閒逸,稚趣重返,仿若又回到了單純無瑕的花季,無憂,無慮,追逐,放飛理想風箏,在湛藍的玉宇。奔著,笑著,瘋著,融已於自然,編織著絢麗多彩的夢…… 韶華春露潤花好,不等閒人庸自擾。柳哨吹開流韻四月,時光迷離於花瓣雨,蜂蝶翻飛,似乎尋覓藍色妖姬。窈窕淑女,芊芊湖畔,嫵媚桃花面,素裝星披,夜風掠過漣尖,凌波水湄,悄然點了壟上的花魂,濕潤含羞草的絳唇,次第攏蔥撥翠,點點嫩綠枝頭。幾分神秘,幾分夢幻,懷帶嚮往。尋向心中的曾經阡陌…… 煙鎖雲樓,無言落寞憑欄意 曾幾何時,春秋愁度,依窗聽風雨,空看花飛花落,無心紅塵旖旎風光,淚濕衣襟空自流,低眉悲沉彈芳意。鎖魂數載,暗歎世態繁雜,徒有一腔宏圖志,無人問津橫階涼,隨筆塗鴉遣悲傷。時光暗換,蕭索綠枝,淡然人情憐顧。長夜慢慢對闕月,意冷心恢苦酒飲,問蒼天,世界歡娛之融融,卻置弱小女子被遺忘之角落。春花秋月竟風流,冷燭庭院深深處,唯有落寞憑欄意。 清風拂面,雲破月來蝶留影 夕陽映山魂,垂柳清風拂心柔。或許前人感染,素向淡趣文字的我,竟異想偶然墨香熏懷,竇趣素襟,尋向那片古色花園。簾卷西風,挑燈問硯,塵箋案幾。悲傷著過去的悲傷,憂愁著時下的憂愁,追憶煙雨江南一簾幽夢,流連那份清新高雅的文徑,凝眸博海的朵朵浪花,靜看銀鷺展翅西行。那些充滿靈性的字符隨紅杏一枝入箋來,風從溫暖中向我走來,我的夢,迷失在竹林的夢躍然眼前,細雨紛飛,緩步老巷,一把油紙傘迎面,驚喜掠過心的渡口,恍若以前在自己心靈棲息地擦身熟影,記憶甦醒,哦,他就是曾與涵曲徑擦肩回眸的翩翩君子---詩詞造詣頗深的老師兄台。 人生初見,秋風丹青畫扇 初入博海,友人引薦,尋向唐詩宋詞迷津指點,相遇如故,從此,戲詩逗意開懷,徜徉雨林,競相追筆流霞虹光,淡然笑墨水畫丹青。藝海深迥,初出茅廬的學子,不知天有多高,雲有多重。試足踏浪,難免濕鞋。稍有不慎,會舟翻人傷。為使涵日後長進,一度厚愛與涵,喚然於夢的回憶,恭拜芸芸高手苑窗,沐浴文字陽光,得閒拾貝,取長補短,可得相長才學。誠意知逅,江涵無慮傾憂敘愁,他愫愫胸襟,循循善誘,旁證諸子百家,博引中西文明,以歷練吾之意志,鼓舞抖擻精神,恢復昔日芳風。為挽我出情緒低谷,先後染筆幾篇博文,以《鳳凰涅盤》來昂揚吾之心志。激揚夕陽文素字賦,扶簫吟笛湖畔月下,點話古典傳奇。春菲梨花綻枝,疏香沁脾,曾醉魂詩懷,彈杯薔薇滿架,游弋叢間明媚奼紫,舉眉芬芳長亭,逍遙神趣。 翰林霞虹,墨硯花開 涵,乃溫室的花草,遇風淋雨,便心灰意沉。憂傷淚面,歎氣連連。這樣一個悲情女子,有誰樂意累染,而這位老師兄台慈悲心懷,呵護關心倍加,如親兄般耐心疏導,送至柔和陽光,適度水分澆灌,精心修剪打理,又使我這顆小草復活,嶄露雨荷尖尖角,重獲生命。然,任何事物成長非一般風順,而涵一路風塵泥濘,楚歌不斷,卻能受到好人善心眷顧。使一度傷痕累身的瘦弱女子,再度沐浴雨露靈芝,承蒙其良苦心用,耐性感化,悲沉之魂終得甦醒。教人者,先做人。他,那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澤心仁厚為人之道,熏染著我。諄諄君子理念不時施與,清新凌世之為在我內心烙下難以釋然的痕印。 知行千里,水墨光華 作為詩詞初學者,江涵得自他的偏愛。清新詞筆,意融畫屏是他對我寫作詩詞的要求。他,對於我的陋筆走文,傾之心力,發現謬處,及時敲擊,責令改之。他,不斷耕耘於博,秀文染墨,以其示範所為,我即隨之練筆,錘煉韻律,是他興趣我古體。他那準確用字,提高素養,增進文涵,益彰修性之道悠悠耳際,使我不能疏忽懈怠。在我使情古韻同時,他又點化散文津道,多方善誘,傳授運筆迷經。文林錯絡,若杏院出枝,花香飄悠,需形散魂聚,主線貫穿。自寫博客,偏愛古詩詞的我,在他的感召下,偶爾草書散文,及時點批我之不足,令吾恍然心懷。他那凡事從頭規範,認真律文,方有未來的金秋之日的餘香繞樑。行路千里,足步正舉,何止是文理,做人不也如此。 桃源摯情,攜手茫茫天涯路 茉莉綻放清秋香,素茗斟杯蕙意長,邀月西樓聽滴翠,桃源兄妹共歌颺。一起走過春夏,於秋天收穫季節,與他結為一生兄妹,素潔冰清的情義牽手江南江北,相忘於那些名義角逐,吟筆陶冶情操,縱墨涵養心靈乃為我兄妹之本。他那“我們不是蘇軾兄妹,但不管我怎麼飛,都不會丟下妹妹不管”算是為兄對江涵的厚愛,還有“那世上什麼情最長久,唯有親情不會變,你我不是親兄妹,但勝似親兄妹”是對江涵惠澤倍加,這份天長地久的親情,濃融兩人心池,在純淨的土壤裡正芬芳馥郁,純白清香。 銀鶴南飛,清香馨窗 一彎藍色月光,穿過重重薄紗,刺破長夜的沉靜,蕩滌了白晝的塵埃,浣洗了天地間蒙絮,純淨了華宇。星星眨著會說話的眼睛,為四面八方的仙鶴南飛導航。 今夜,我做一隻小小的蝴蝶,在文字構築的春天,翩然起舞,穿行於文字行間,深飛於夢的回憶,淺吟低唱小曲,送給我最敬愛之人—默默無聞,依窗聽風雨的老師哥哥。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人生在世,日月飄飛,難以面對時光不停的流動,使我在無比珍惜無比困惑中越來越明白,不是所有的失去會是未來的新生,所有的擁有能永久的收藏。況且,一時的錯過未必終生遺憾,而在空虛之後,也許是更為深邃更為豐厚的發現。 那些陽光翻開書頁的日子,沾著馨香的晨風吹了遠方的故事,眼裡便有了綠葉和蟬鳴,雪峰和海洋,可以飛過別人的世界感受寂寞咀嚼精彩,踩著露珠去遊歷未來的美好,而內心不掛一絲陰影;在月光撫醒自己的時候,盤膝靜坐,能真誠的擁有盛開的瞬間,又是多麼空靈,多麼樸素,多麼自然的註釋了生命的願望;在歌升淚落的瞬間,情感的器皿充盈滿溢,那些豐盈的詩情,被衝擊起一朵朵鑲了銀邊的浪花,睫毛擋住了幻想,也舉直一生的愛慕和信仰。 在別人眼裡,孤燈黃卷,我的生活是過於孤寂了。獨自面壁,像一莖瘦草仰望無邊湛藍的天空,投影著本來生命原色的真實。我要在沉靜中努力,黑夜一樣的漫無邊際的無眠,猶如燈光下的頭髮悄無聲息的生長,只有頭顱裡相互碰擊的聲音響在耳際。碩大的書房冷冷地露出了石塊般的陰影,以一種殘缺的內容暗示著自己的現狀,深深淺淺的,當水花一樣灑在暗紫色的桌面上,立刻用千變萬化的圖案而存在。我沒有忘記自己,有過自卑,也送遠了虛偽,而說出語言,只有自己聽見。最初的付出遭到冷落後,整個身心空空蕩蕩的,真正知道深夜夢迴的無奈。懷疑與自責,困頓與遐想,悍守與躲避,開始與幻滅,一顆脆弱的心恰似海面上的舟船,需要的,不僅擊浪穿濤的征帆,更是一盞盞看似沉默的航燈,去照亮未知的道路。 沒有清晰的思辨,沒有敘述的昇華,沒有文學的氛圍,沒有土地的依仗,只能是一種無根的漂流,要知道,任何作品都是一唱三詠的血淚史;那怕三五成行的短詩,背後也有一片汪洋的人生。 在平淡的生活中,去築建一處心靈的牧場,精神的家園,取之世俗的煎逼。那麼,有些隱痛不必傾訴,一些癡迷足夠忘了自己,擁有與失去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生命的存在,心與心的依托,比什麼都好。 淡淡的燈光下,桌面上的鋼筆依舊閃動雅致的光澤,我看到了時光的遷徒。我不敢有絲毫的倦怠,也說不出幸運與感激,正如回望一段觸目驚心的來程,重新交出與需要忘記的太多了。